tu
/
/
敢問路在何方,路在腳下 ——記路橋二公司永金高速項目測量小分隊

新聞詳情

敢問路在何方,路在腳下 ——記路橋二公司永金高速項目測量小分隊

  • 分類: 新聞中心
  • 作者:路橋二分公司 王瓏潤/報道 孫旺基/攝影
  • 來源:
  • 發布時間:2021-05-10 16:22
  • 訪問量:

【概要描述】

敢問路在何方,路在腳下 ——記路橋二公司永金高速項目測量小分隊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類: 新聞中心
  • 作者:路橋二分公司 王瓏潤/報道 孫旺基/攝影
  • 來源:
  • 發布時間:2021-05-10 16:22
  • 訪問量:
詳情

    暮春四月, 丫味河畔,成片的香蕉樹像一柄柄大傘遮著大地。這是一個萬里無云的好天氣,正午時分,香蕉葉已被火熱的太陽炙烤得垂頭喪氣,懶懶地垂著頭昏昏欲睡。突然,一陣沙沙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,打破了大地的寧靜。一分鐘后,只見一個手 扶全站儀 、 滿頭大汗的青年出現在眼前,他便是 路橋二分公司 永金高速戛灑至元江段四分部測量員王應先。 “K53+200,左偏5.385,高程718.2……” 王應先一邊口中念念有詞,一邊快速記錄下剛得到的數據,汗水濕透了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,他卻絲毫未察覺。

    云南省 S45永金高速新平(戛灑)至元江(紅光)段 地處 新平縣西南部漠沙鎮 , 路線呈東北往西南走向,起止樁號為 K48+332.46~K54+200 , 主線總長 5867.54米 ,連接線長 5.82公里。項目具有“一多,兩難,三高“的特點,項目范圍內大橋多達14座; 大寨大橋上跨 S227省道, 腰街互通連接線 多處與 306省道平行及交叉 , 施工干擾較大,施工過程中的 保通 工作十分困難;項目 全線最高墩柱 52.3米,路基以高邊坡為主,最高邊坡7級,全線最高點和最低點高差為331.809米。

    行動有方向,腳下有力量。 2021年2月25日, 接到永金高速施工任務后 , 路橋二 公司 高度重視,立即派出以分公司副經理 魯云華為項目經理的先遣隊伍著手前期 籌備工作 。場地平整、板房搭設,短短半個月時間, 一個美觀大方的項目駐地便建成了 。 云南建投的旗幟在山林河谷間高高飄揚, “愛崗敬業,珍惜崗位,誠實守信,依法經營”十六個大字格外醒目。

    “發型輸給了安全帽,膚色輸給了驕陽,活脫脫一個靚仔被人叫成了師傅。可是——縱有疾風起,人生莫言棄!”在項目測量員孫旺基的朋友圈,寫著這樣一句話。這正是測量小分隊們日常工作的真實寫照 。

    復測工作的快慢,直接制約著清表等一系列后序工作的開展,為提高工作效率,項目復測人員以 5人為一組,共分為兩個小組,分別負責上邊線和下邊線的復測工作 。 從清晨到黃昏, 密林險峻的山道上,枝繁葉茂的莊稼地里,一群跋山涉水、披星戴月的身影來回穿梭, 他們抗驕陽,戰蟲蟻,在 用儀器測量控制點的同時,這群年輕人也在用雙腳丈量著腳下的土地。 每天在 19公里的 施工沿線來來回回,兩月下來,哪里有棵香蕉樹,哪里有片灌木叢, 他們 的心里一清二楚。正式進場不到兩個月時間, 項目 施工現場的清表工作卻是一片熱火朝天, 10 余臺挖掘機你來我往 , 這都得益于 測量小分隊 心細、 腿勤。

    路橋二分公司施工區域 點多面廣線路長,從衛星圖上看,施工路線宛如一條長龍盤踞,給測量工作帶來了不小的挑戰。然而測量工作的精益求精卻不容這群 “偵察兵”有一絲馬虎 。 月的哀牢山畔,雖是暮春時節,中午氣溫卻已高達 36度,濕熱的黃土地是香蕉、芒果等熱帶水果的營養室,但也是蛇蟲生活的溫室。在現場,測量小能手們不僅要抵抗炎熱的氣候,還要同猝不及防出現的蛇蟲打交道。 “紅螞蟻和毛毛蟲那個毒都不算什么,我們最怕的是下雨天,既影響測量進度,又害怕儀器受潮損壞。”測量員陶金輝說道。 漠沙鎮地處亞熱帶季風氣候區,雨熱同期 ,多雨重霧。測量小將們常常 身披潔凈 出門, 滿載淤泥 而歸。 本是一名小鮮肉,來到項目不到兩個月, 95后測量小將陶金輝的臉便被驕陽涂上了一層厚厚的古銅色。3月8日下午,小將們正在進行丫味一號大橋控制點的復測,傾盆大雨毫無征兆地洶涌而來,為防止儀器受潮,小將們不約而同地將自己的雨衣讓給了他們的“小伙伴”,雨停后,大家全身都濕漉漉的,談及那個時刻,陶金輝打趣道:“那真是一場及時雨,正好解了我們的熱!”

    路橋二分公司永金高速 腰街互通連接線 1號橋及2號橋 設計在 陡坡 , 橋區 灌木叢生 , 地勢十分險惡, 自然坡度近 9 0°。 其中, 1號橋7號墩至9號墩、2號橋9號墩至16號墩 各個施工控制點 分布在半山腰上,尋找起來如大海撈針般艱難, 測量小將們 只能扛著測量儀器 艱難地徒步 陡坡之上。山高坡陡沒有立足之處,大家就把鐮刀插在地上,再扶著鐮刀艱難前行,每走一步,就在前方刨一個小坑,以便落足。

    “今天要攀巖,大家把裝備帶齊全了!”晨會結束,測量二分隊小組長張志強同其他組員們說道。張志強所說的“攀巖”,指的是腰街互通連接線 1 號橋處的復測工作。 道阻且長,望著 頭頂的懸崖 , 大家 不禁訝然 “這 分明 就是探險 嘛! 說是這么說,面對 眼前 的陡坡,小將們卻躍躍欲試。 “我 在前面開路! 張志強 說完 ,便在 腰間系好安全帶, 一手抓著灌木叢,一手拿著 儀器支架, 開始緩緩 行。 其他小將們也跟著行動起來。山石險峻,越往 走植被越少,手邊可抓的東西也由灌木叢變成零星的幾根雜草,測量小將們舉步維艱。還未 到一半,張志強腳底的巖石突然碎裂,一個趔趄 , 他險些 掉下去 , 跟在后面的人 手心都捏了一把汗。 晚上回到項目部,張志強才發現 身上 皮膚多處被 刮傷, 鞋子也磨破了,但看著那一個個險中求勝測得的數據,他覺得那點疼太值了!

    從丫味 3號大橋 輾轉至腰街立交,經大寨大橋,再邁入上汗田大橋,最后至趙米地大橋,一路復測下來, 測量小將們手臂上被隱翅蟲叮咬的大包還泛著粉紅色,沾滿黃土的褲腿被荊條劃破,成了時尚的 “破洞褲”,小腿被灌木刺破的地方剛結了痂又被劃破,滲出的鮮血已凝固,幾種顏色交織在一起,繪出了他們連日來的艱辛。而他們這些日子的戰績,便是躍然紙上的一組組數據 , 儲存在電腦里的橫、縱斷面圖和微信里每日記錄的四五萬步步數。

    世界上最長的路在哪里? 路橋二分公司 永金高速 團隊 用行動為我們詮釋著答案: “路在腳下。”

    路雖遠,行則至,事雖難,做則成 。 目前, 項目 復測工作已 經完成 , 即將迎來 轟鳴、 人頭攢動 、橋墩 屹立的大干時刻 ……